肿瘤

贝伐珠单抗联合标准化疗用于广泛期SCLC一线治疗的疗效如何?

作者:Riesling 来源:肿瘤资讯 日期:2017-05-03
导读

         SCLC约占肺癌的12-15%,尽管初治患者对化疗和放疗敏感,但很快复发,预后较差。广泛期SCLC的标准一线治疗方案为含铂双药化疗(依托泊苷联合顺铂或卡铂)。自1980s初确立这一标准方案后,SCLC的治疗几乎止步不前。探寻新的非化疗治疗方案,是变革SCLC治疗现状的重要策略。然而,目前尚未发现合适的靶向治疗药物。抗血管生成治疗,目前已经在很多其他瘤种中显示出卓越疗效,能否改善SCLC的预后呢?

关键字:  贝伐珠单抗 |  

        SCLC约占肺癌的12-15%,尽管初治患者对化疗和放疗敏感,但很快复发,预后较差。广泛期SCLC的标准一线治疗方案为含铂双药化疗(依托泊苷联合顺铂或卡铂)。自1980s初确立这一标准方案后,SCLC的治疗几乎止步不前。探寻新的非化疗治疗方案,是变革SCLC治疗现状的重要策略。然而,目前尚未发现合适的靶向治疗药物。抗血管生成治疗,目前已经在很多其他瘤种中显示出卓越疗效,能否改善SCLC的预后呢?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是最重要的促血管生成因子,参与病理性血管生成如肿瘤生成等。目前在很多瘤种中都监测到VEGF水平的升高,包括肺癌。在SCLC中也检测到VEGF过表达,且与预后较差相关。因此,SCLC被认为是抗血管生成的重要试验模型。贝伐珠单抗,人源化的靶向VEGF单抗,目前已获批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肾癌和卵巢癌。既往的II期研究,贝伐珠单抗用于SCLC初见成效,因此设计了这一随机III期临床研究,评估贝伐珠单抗联合依托泊苷顺铂(EP)用于广泛期SCLC一线治疗。

        方法

        1.入组条件

        组织学或细胞学确认的广泛期SCLC,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性治疗,年龄≥18岁,ECOG PS评分0-2分,预期生存时间>12周。有足够的骨髓,肝肾功能。允许患者合并有无症状或经治后的脑转移。排除标准:SCLC和NSCLC混合型的组织学类型,既往有≥2度的咯血史,肺部空洞,手术治疗,4周内严重创伤史,既往或目前合并其他恶性肿瘤等。

        2. 研究设计

        FARM6PMFJM是一个多中心,开放的随机III期临床研究,在意大利29个中心进行。患者1:1随机分配至B组:顺铂(25mg/m2,d1-3),依托泊苷(100mg/m2,d1-3),联合贝伐珠单抗(7.5mg/kg,d1),每3周为一个周期或A组:相同剂量的EP方案。在顺铂有禁忌症或出现顺铂相关毒副作用时,可采用卡铂替代顺铂。分层因素包括:研究中心,性别(男 vs. 女),年龄(≤ vs. >65岁),ECOG PS(0-1 vs. 2)。EP方案用药直至患者进展,不可耐受的毒性或患者拒绝,最多用药6个周期。在试验组,贝伐珠单抗单药可作为维持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最多用药18个周期。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总生存(OS),定义为随机至患者死亡或最后随访日期(删失数据)。次要研究终点包括:缓解率(RR),无进展生存期(PFS),定义为随机至进展或患者死亡或最后记录到患者疾病未进展日期。

        结果

        2009年11月至2015年10月,共205例患者参与随机,204例患者纳入意向性分析(ITT)人群:A组103例,B组101例,其中1例患者随机2次。中位随访时间为34.9个月。A组和B组患者,男性比例分别为68%和68.3%;PS评分0-1分的比例分别为89.3%和94.1%,中位年龄位64岁(范围:41-81岁)。6例患者在随机分组后拒绝接受试验药物治疗(A组1例,B组5例)。两组中位的化疗周期均为6个周期。B组中接受治疗的96例患者,41例(42%)在完成6周期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后,接受了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其他55例患者未接受维持治疗,原因如下:医学决定(n=10),疾病进展(n=20),不良事件(n=13),死亡(n=6),患者拒绝(n=5),其他原因(n=1)。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的中位治疗周期为4(范围:0-12周期)。共28例患者接受了预防性脑照射(PCI):A组17例,B组11例。

        A组和B组3-5级不良事件(AE)发生率分别为62.1%和54.7%(P=0.291),主要报道的AE为1-2级,A组和B组因AE中止治疗的患者比例分别为6.8%和14.7%。两组的血液学毒性无统计学差异;非血液学毒性,EP联合贝伐珠单抗组高血压的发生更常见(3-4级发生率:1% vs. 6.3%;P=0.057);两组中均未报道3-4级或蛋白尿或出血。

        A组和B组的缓解率(RR)分别为55.3% vs. 58.4%(OR=1.13;95%CI,0.65-1.97;P=0.657);中位PFS为5.7m vs. 6.7m(HR=0.72;95%CI,0.54-0.97;P=0.03);中位OS为 8.9m vs. 9.8m(HR=0.78;95%CI,0.58-1.06;P=0.113);1年生存率分别为25%和37%。如下图所示,对比了两组的PFS和OS。

        图2. 两组的PFS和OS对比

        维持治疗可以显着降低死亡风险(OS,HR=0.60;95%CI:0.40-0.91;P=0.011),对PFS的影响仅有边缘统计学意义(HR=0.72;95%CI:0.48-1.07;P=0.095)。亚组分析结果提示,男性患者更有可能从贝伐珠单抗治疗中获得生存获益(HR=0.55),而女性患者接受贝伐珠单抗治疗可能预后更差(HR=1.55,P=0.003)。亚组分析森林图如下。

        图3. 不同亚组对患者PFS和OS影响

        A组和B组可以接受PCI治疗的潜在患者分别有42例和41例,但实际上接受PCI治疗的患者,A组和B组分别有14例和8例。在调整患者的治疗方案后,接受PCI治疗可能带来生存获益(HR=0.53;95%CI,0.29-0.98;P=0.034)

        结论

        贝伐珠单抗联合标准EP化疗并不能显着改善广泛期SCLC的总生存。但本研究结果显示,贝伐珠单抗联合EP可以显着提高PFS。研究提示,今后可以在广泛期SCLC中探索其他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尤其是用于维持治疗。

        讨论和点评

        本研究是第一个随机,前瞻性的III期临床研究,评估贝伐珠单抗联合标准含铂双药化疗用于广泛期SCLC的疗效。研究结果显示,这一联合方案是可行的,且患者耐受性好,显着提高了患者的PFS,但未达到主要研究终点。有意思是,研究发现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与较好的预后相关。但这一结果可能存在选择偏倚,只有那些在诱导阶段治疗没有进展的患者才有机会接受维持治疗。本研究和既往其他抗血管生成药物在SCLC中的研究结果相同,抗血管生成加入标准化疗未能显着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抗血管生成用于SCLC的最佳治疗方式仍值得进一步探索(如仅用于维持治疗等)。在过去10年中,众多针对SCLC的临床试验均已失败告终。未来,SCLC治疗路在何方?免疫治疗有可能成为新的机遇。

        原始出处:

        Tiseo M, Boni L, Ambrosio F, et al. Italian, Multicenter, Phase III, Randomized Study of Cisplatin Plus Etoposide With or Without Bevacizuma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in Extensive-Disease Small-Cell Lung Cancer: The GOIRC-AIFA FARM6PMFJM Trial. J Clin Oncol 35:1281-1287, 2017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