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

陈海泉教授:越来越多肺小结节被发现后的应对策略

作者:MedSci 梅斯 来源:MedSci 梅斯 日期:2017-11-15
导读

         随着早期肺癌早诊早筛的开展,早期肺癌特别是小结节的比例在不断增加,到底哪部分患者需要做早期筛查?对手术方式又有何影响?小编有幸邀请到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陈海泉教授为大家解答一系列问题。 随着早期肺癌早诊早筛的开展,早期肺癌特别是小结节的比例在增加,对于手术的方式有何影响? 陈海泉教授:随着诊疗技术的提高,特别是低剂量螺旋CT筛查的开展,越来越多的肺小结节被发现,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关注:1、

        随着早期肺癌早诊早筛的开展,早期肺癌特别是小结节的比例在不断增加,到底哪部分患者需要做早期筛查?对手术方式又有何影响?小编有幸邀请到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陈海泉教授为大家解答一系列问题。

        ·随着早期肺癌早诊早筛的开展,早期肺癌特别是小结节的比例在增加,对于手术的方式有何影响?

        陈海泉教授:随着诊疗技术的提高,特别是低剂量螺旋CT筛查的开展,越来越多的肺小结节被发现,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关注:1、什么样的小结节需要手术?2、如何进行手术?针对第一个问题,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存在很大的争议,就个人而言,我认为如果术后病理证实是恶性肿瘤就应该手术。另外关于手术时机的问题,我认为只要是毛玻璃样病灶发现就应该手术,这种病灶大多是惰性的,生长比较缓慢,要经过一定时间的观察期才能提高诊断的准确性;如果是原位微浸润癌,预后则很差,约80%患者会复发转移,术后需要定期随访,年轻患者随访观察间隔时间可适当延长。

        外科手术仍是治疗肺癌的主要方法,解剖型肺叶切除术一直是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手术治疗的标准。但肺癌多发的中老年人肺功能往往受限,如何减少创伤,缩小切除范围,保留更多的肺功能一直是胸外科的主旋律。具体需要切除多少肺才足够,目前临床研究结果不一。我们团队回顾了近10年肺部小结节患者的临床数据,发现病理活检结果仍是判断预后最主要的方式,所以在术前、术中、术后都会做小结节的病理活检,根据活检结果来选择手术方式,真正做到个体化治疗。目前,亚肺叶切除治疗早期肺癌的主要证据均来源于回顾性研究,还缺乏大样本的前瞻性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结果,因此,学术界对亚肺叶切除手术能否成为早期肺癌的标准术式还存在争议。目前三个大样本的临床多中心前瞻性随机临床研究正在对亚肺叶切除治疗早期肺癌的疗效进行评价,期待这些大样本多中心研究有望解答亚肺叶切除术治疗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争议。

        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肺癌患者,胸外科专科医生也很多,但我国整体在循证医学证据链上提供的经验还太少,应该加倍努力。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近几十年来中国胸外科取得的进步也是世界瞩目的,但大多集中在手术技巧上,在这方面我们确实也做了很多研究。几年前,各级医院的医疗水平差距非常大,但现在县医院的胸外科医生手术做的也非常好。虽然在手术技巧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希望大家在循证医学证据链上也要多下功夫。

        ·什么样的高危人群需要做低剂量螺旋CT筛查,流程是怎么样的?

        陈海泉教授:很多指南都提到以下高危人群需要做低剂量螺旋CT筛查:1、有肺癌家族史;2、从事高危职业的人群,例如直接接触有害气体;3、男性、吸烟(吸烟指数≥400,年龄>45岁)。但我们团队做的一项筛查研究结果表明:在中国,不吸烟女性患者也是高危人群。去年我们医院对全院40岁以上具有高危因素的职工进行螺旋CT检查,共发现20例肺癌患者,其中只有一名男性,其余全是女性,而且只有一名职工吸烟,其余都不吸烟。有些专家说这与东亚人群的生活方式及做饭有油烟相关,但被查出的女性职工从来都不做饭,所以不能想当然的看待问题,许多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和研究。

        ·肺小结节有可能发展为肺癌,您是如何看待ADJUVANT研究在早期可手术肺癌辅助治疗的地位?

        陈海泉教授:首先纠正个概念:肺小结节并不都是肺癌,它其实有很多诊断结果:良性结节、恶性结节、癌前疾病变结节、肺癌等。关于早期可手术肺癌辅助靶向治疗的地位,最近有两项研究结果公布:一项是吴一龙教授领导开展的ADJUVANT研究,另外一项是王长利教授领导开展的ML2820研究,两项研究都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DFS),且与对照组相比具有显着差异,但我们也不能过分解读,因为两项研究的OS还并不成熟,需要进一步的随访观察。

        ·奥希替尼刚刚上市半年,目前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地位是怎样的?能分享一下您的用药体会吗?

        陈海泉教授:奥希替尼作为第三代TKI,其主要适应症是用于T790M突变患者。在今年ESMO大会上,阿斯利康公司公布了FLAURA研究的结果:与标准治疗组10.2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相比,奥希替尼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前所未有的18.9个月,具有明显优势;这个药副作用也比较小,比一代TKI副作用要小的多。

        我个人认为奥希替尼很可能会被推到一线使用,首先该药副作用轻,其次与标准治疗组相比,奥希替尼可以大大延长患者中位PFS,OS的数据还不成熟,但初步结果也非常好。生命只有一次,为了延长患者生命,我认为给患者用最好的药也无口厚非,这是我的一点看法。

        结束语

        随着肺小结节早诊早筛的开展,临床上肺小结节患者越来越多,如何进行筛查,如何进行定位,如何选择术式,术后注意事项等一系列疑惑摆在胸外科医师面前。上文中,陈海泉教授结合自身经验,详尽做出解答,并分享了肺癌靶向治疗药物第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的用药体会,陈教授认为奥希替尼相较一、二代EGFR-TKIs,可明显延长患者生存,安全性更佳,有望推进至一线使用。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