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

ASC调节HIF-1α的稳定性诱导口腔鳞状细胞癌的转移

作者:QQY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0-09-08
导读

         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常发于口腔中的舌头、颊区域、嘴唇、牙龈和硬腭中,是最常见的头颈癌之一。OSCC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结合放疗或化疗进行治疗。然而该方法主要针对于原发性的肿瘤,OSCC的转移则很难用传统手术方法进行治疗。

        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常发于口腔中的舌头、颊区域、嘴唇、牙龈和硬腭中,是最常见的头颈癌之一。OSCC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结合放疗或化疗进行治疗。然而该方法主要针对于原发性的肿瘤,OSCC的转移则很难用传统手术方法进行治疗。

 

        既往研究发现,ASC蛋白的高表达水平会导致OSCC的淋巴结转移,但其潜在机制仍不清楚。

        该研究揭示了HIF-1α参与了ASC诱导的肿瘤转移过程。研究人员鉴定了195个与细胞运动相关的基因,在ASC过表达的SAS_ASC细胞中这些基因被高度激活。在研究人员先前报道的RNA-seq数据集OSCC-Taiwan中,发现其中的14个代表性基因在OSCC组织中过表达。而这14个基因中的9个在OSCC-TCGA样品中的表达水平也被上调。研究人员发现,在这9个基因中,RRAS2、PDGFA和VEGFA与OSCC-TCGA数据集中患者较差的整体生存期相关。

        进一步的研究显示,这14个ASC诱导高表达的基因的启动子区域均包含转录调节因子HIF-1α的结合基序。在常氧状态下,ASC与细胞质和细胞核中的HIF-1α相互作用并使其稳定。在有无ASC的情况下,参与HIF-1α途径的分子(如VHL和PHD2)在基因和蛋白质表达水平上均没有显著性差异,但相比于SAS_con对照细胞,SAS_ASC细胞中HIF-1α-OH的表达水平和HIF-1α的泛素化水平均下调。使用HIF-1α合成抑制剂地高辛处理细胞后,SAS_ASC细胞的迁移和侵袭活性均降低。

        综上所述,该研究结果显示,新型的ASC-HIF-1α调控通路可以促进OSCC的淋巴结转移,其可能是OSCC的一个潜在的新治疗策略。

        原始出处:

        Wu, C., Chang, I.Y., Hung, J. et al.ASC modulates HIF-1α stability and induces cell mobility in OSCC. Cell Death Dis 11, 721 (03 September 2020).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