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

BRCA1/2突变对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时发生严重血液毒性风险的影响

作者:xiaozeng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1-01-13
导读

         BRCA1和BRCA2在DNA修复中起核心作用。因此,携带胚系(g)BRCA1/2突变(m)的患者接受化疗治疗后,发生血液性毒性的风险可能更高。

        BRCA1和BRCA2在DNA修复中起核心作用。因此,携带胚系(g)BRCA1/2突变(m)的患者接受化疗治疗后,发生血液性毒性的风险可能更高。

        本研究分析了两个乳腺组研究的早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这些患者的gBRCA1/2突变状态已知,且均接受蒽环类紫杉醇新辅助化疗治疗。主要目标是第1个疗程(C1)时III-IV级(G)中性粒细胞减少率。次要目标包括C1时对总体和其他GIII-IV级血液学毒性的影响,以及整个周期的累积血液性毒性、相对总剂量强度以及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的预防。探讨了紫杉烷、卡铂和环磷酰胺的血液性毒性。

        gBRCA1/2突变对发生血液毒性的影响

        1171位受检者中有209位(17.8%)携带gBRCA1/2突变。C1时,37.4%的gBRCA1/2突变患者有GIII-IV中性粒细胞减少症,而野生型患者中有35.7%发生了GIII-IV中性粒细胞减少症(P=0.683)。在多变量回归模型中,对于C1,gBRCA1/2m既不能预测GIII-IV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优势比[OR]1.26,95%CI 0.87-1.82,P=0.226),也不能预测其他GIII-IV血液性毒性(OR 0.91,95%CI 0.64-1.31,P=0.0.625)。对整个周期的累积毒性分析得出了类似的结果,除了GIII-IV血小板减少症(在gBRCAm患者中是增加的)。

        gBRCA1/2突变对不同药物治疗时发生血液毒性的影响

        在接受紫杉醇治疗的患者中,gBRCA1/2m患者的GIII-IV血液性毒性的发生率高于野生型(59.5% vs 43.1%;P<0.001)。在采用环磷酰胺或含铂化疗的患者中也未见差异。

        在标准化疗下,携带gBRCA1/2突变的TNBC患者在第一个疗程时或在整个治疗周期中累积发生严重血液性毒性的风险并不高。在紫杉醇治疗下,携带gBRCA1/2突变的患者发生GIII-IV血液性毒性的风险可能更高,需要进一步研究。

        原始出处:

        Furlanetto Jenny,Mobus Volker,Schneeweiss Andreas et al.Germline BRCA1/2 mutations and severe haematological toxicities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treated with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Eur J Cancer, 2021, 145: 44-52.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